扎尔木当然不愿意亲身进入血池探查,那样做风险太高,搞不好成为图克血脉的祭品都有可能。

“烧其他血?这些血不是要等到魂虫来了再烧的吗?”察喀儿狐疑道。

“哼,现在时间紧急,说不定魂虫随时就会来了,先烧起来也有好处,一来可以让这些躯壳转化为魂兵,二来万一魂虫攻来,魂香也可以阻挡他们!”扎尔木说道。

“殿主言之有理!其实属下还想到了,如果燃烧其他血脉,应该也能刺激到大魂尊的血脉,到时就能起到作用!”察喀儿赞同道。

“好!那就开始吧!”

两人一合计,此时不烧更待何时?

于是,察喀儿左手一指,一道魂力在血池上方打出一大片火花,“呼”“呼”“呼”,血池池面上火光爆起,映红了整片天空!

“哇…”

所有人看着这一妖艳的场景,都不禁呼叫起来!

魂族之人个个神情肃穆,单手抚心,口中喃喃,不知在念颂着什么咒语…

而冰岚族之人从未见过这般情景,由于他们都盘坐在祭坛另一面,神识被封禁在阵法之内,并不知道祭坛对面是血池,所以只见红光映空,给绝美雪景又增添了一层红纱,又有阵阵热力传来,使得周围温暖许多,一个个脸上掠过迷醉之色,颇为享受。

更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除了丝丝暖意拂来,其中还有阵阵迷人芳香,这种香味从未闻过,但简直好闻到了极点,让人犹如着了魔一般,不由自主地拼命抽动鼻子,大吸狂吸…

花容美帽的娇媚雨音

冰岚族中的大能之人很快意识到这股香气有问题,立刻通知族人对其进行屏蔽,但头脑清醒者本来就少,低修为者更是无法抗拒,因此,有越来越多的人根本不顾族中大能的提醒,只顾享受这种难得的气味,脸上露出欲仙欲死的神情…

冰岚族中的大能一见此景,不禁心如死灰!

他们知道这些异族不可能存着什么好心,没事把你抓来还让你享受美景美味,这股气味一定有问题,说不定就是毒气,那些族人吸多了肯定会出什么幺蛾子!

不过,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那些狂吸香气之人虽然神情有些迷醉,但身体状况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相反,他们体内灵力运转极为正常,而且比平时修炼时的状态还要好得多!

甚至有一些低修为之人吸了一会香气之后,竟然还突破了!

“咦?!”

“突破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些异族到底想干什么?!”

冰岚族大能们在互相沟通着,一个个都感到有些糊涂。

于是,有些大能也忍不住试着吸了些香气进去,果然,他们很快发现这些香气中似乎含有较强的能量,极为纯净,不仅能让人感到身心舒畅,而且能加快灵力运转,从而加速修炼进度!

如果能够在这样的香气环境中呆上一段时间,修为增长几乎是板上钉钉之事!

至于坏处嘛,暂时还没有发现。

对于一些意志稍为薄弱之人来说,处于如此美好的修炼环境之中,都会自觉不自觉地开始修炼起来,只有族中一些意志坚强者,才能抵御这种诱惑,拼死不修炼!

这样的情况在魂族之人看来是极为正常的,修为越高,意志越坚强者,他们抵御香气诱惑的时间就越长,但这些人一旦开始吸香修炼,就会是最好的一批夺舍躯体。

放在以前,这是魂族求之不得之事,所以,魂族的夺舍仪式一般都要持续一个月以上,有时甚至要一年以上,时间越长,效果越好!

不过,现在的情况大不相同,因为魂虫大军随时有可能杀到,如果不能尽快让魂族的灵魂开始夺舍,他们是不能很好地适应躯体的,而如果不能适应躯体,战力自然就颇为有限了,说不定变成送菜的,那就会得不偿失。

扎尔木和察喀儿看着场中情形,脸色都有些不好,因为这些人离可以进行夺舍的状态还差得太远太远,如果现在让那些灵魂进行夺舍,不但效果会很差,而且还可能引发极为强烈的反抗,说不定那些灵魂还会损失惨重!

“殿主,似乎大魂尊的血脉仍然没有苏醒,想要让他们彻底放开,只有燃烧更多更高级的血脉才行!”察喀儿说道。

“你是说…”

“让本殿魂帅级别以上的人都献血进行燃烧!”察喀儿狠狠说道。

“你?!”扎尔木脸色一变。

“哼,魂虫大军随时就会到来,殿主也不想到时候我们没有迎战之力吧?”察喀儿冷冷说道。

“但献血对大能的战力都有影响,此番大战,主要还是要靠高端战力!”扎尔木不肯退让,大声说道。

其实,他已经觉察到察喀儿这些天的变化,这家伙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图克血脉的影响,现在根本不屌扎尔木,隐隐有上位的强烈野心。

而且,扎尔木发现察喀儿先前一定是隐藏了修为境界,自己还不能看透他了,这种情况对自己来说颇为不利。

因为察喀儿似乎更得魂机殿的支持,连图克血脉都是交给他,而不是交给自己,这一举动已经表明魂机殿总部更看重察喀儿,而不是他扎尔木。

现在,察喀儿借着做法之机,想要逼迫这里的大能都献血燃香,如此一来,其他大能的修为境界战力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而他自己相对来说就会变得更强,对扎尔木的地位就更有威胁了!

在魂族之中,这样的情况并不少,竞争是极为激烈的,因为魂族中的主奴关系不是主流,上下级关系才是主流,许多人修炼奋斗的目标就是为了爬上更高的地位,从而掌握更大的权力,撷取更多的财富。

取代扎尔木也许正是察喀儿的一个目标,否则他不会在扎尔木面前刻意地隐瞒修为,以及魂机殿交给他的图克之血。

“哦?殿主是认为光靠这十来个魂帅和殿主您就可以抵御整支魂虫大军了吗?”察喀儿反问道。

“这…当然不是…”

“殿主知道就好!没有这另外的二十多万魂兵,我敢肯定此身我们必败无疑!与其如此,还不如你们赶紧献出一点血,加速夺舍进度!”察喀儿哼道。

“要献血则都献血!包括你在内!”扎尔木大声道。

“你?!我要主持夺舍仪式,怎么能献血?族中从来就没有要求法师需要献血!”察喀儿反驳道。

“那是平时,你不也说这是特殊时候吗?紧要关头,无论是谁都要为本族出血出力,否则,到时候要是我们顶不住,你也不可能幸免!”扎尔木说道。

察喀儿脸色变幻了一阵,无奈道:“好!献血就献血!赶紧!”

扎尔木闻言,脸色总算是缓和下来,马上召集魂帅以上人物,开始献血…

这些新鲜血液一加入血池,效果立刻大为不同,只见香气有如实质一般往阵法之中狂灌进去,很快就将整个阵法变成云蒸雾绕的仙境,坐在里面的人都有些飘飘欲仙起来…

李运和小星看着此景,脸色也不由得有些凝重了。

先前看到扎尔木和察喀儿两人针锋相对地说话场景还颇为有趣,但没想到察喀儿最后还是屈服了,这说明他也意识到现在不是争权夺利的时候,如果不赶紧将这二十多万名冰岚族人转化为魂兵,等到魂虫大军一来就悲剧了!

“魂虫大军还有多快到来?”李运急问。

“五个时辰!”

“这么快?!”

“他们在加速前进!而且南极圈的风向此时刚好是顺风来此,魂虫大军借势而来,速度起码快了两倍!”

“看来魂族就算现在让那些灵魂开始夺舍,也是远远来不及了。”

“不错,夺舍的过程本身就凶险无比,胜败难料,而且夺舍完毕一般还需要数日到一个月才能完适应新躯体。”小星说道。

“现在的问题是这二十多万冰岚族的安,他们如果介于魂虫与魂族之间,难免会成为炮灰…”

“大人,魂族现在用阵法将这些冰岚族人困住,就等着他们心神迷糊之际再放入那些灵魂,我们可以用混沌阵法封住魂族阵法,暂时只保留那个魂香进入的通道,这样就可以随时将他们进行转移。”小星说道。

“有道理!赶紧!”李运赞同道。

小星立刻动手,在魂族阵法之外又布置了一个混沌阵法,相当于将冰岚族人给保护起来,不过,血池燃烧出来的魂香依旧有如长江大河一般滚滚流入阵中,使得整个阵法看起来变成了一个红色雾海,连人影都快看不到了…

扎尔木和察喀儿看着这个变得有些怪异的阵法,脸上露出迷惑之色,因为这样的场景就连他们自己也从来没有见到过,心里感觉这样做会不会太操之过急了?

万一里面的人真的都被熏死了怎么办?

其他人看着这个已经变成雾海的阵法,发现里面的人影都已被完遮住,不禁都有些发蒙…

……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