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初化物诀运转,叶凡感受着雷灵祖源的道韵,然而这距离,他根本做不到同步道韵。

叶凡顿时发愁起来,已经到了这一步了,退出未免可惜,可是不退出,这里但凡进一步,很可能就是死亡。

叶凡很清楚,这雷灵祖源绝对不是他目前的实力能够沾染的东西。

就在叶凡进退维谷的时候,一道肥胖的身影晃晃悠悠的飞到那石头旁边,接着在叶凡惊讶无比的眼神中抱起了雷灵祖源,接着晃晃悠悠的飞回,整个过程,无比的淡定和随意。

就像那雷灵祖源真的是一块普通的石头一样。

这胖球怎么做到的?

叶凡完全没办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大帝飞到叶凡的肩膀上,将石头抱在怀里,看着叶凡吃惊的模样,不由鄙视道:“本神兽无所不能!”

叶凡闻言有些无语的看着这货,这东西对叶凡来说都是无比棘手的,到了大帝手中,竟然如此轻描淡写,不过叶凡很快想到了大帝的本体是什么。

天衍雷龙!!

没错,大帝是真正的雷霆之祖,这雷灵祖源感受到大帝的气息之后,根本不会有任何反抗的意志,但凡是雷霆,都奈何不得大帝,甚至一旦大帝成长起来,挥手之间,便能够操纵天地雷霆。

意外之喜,叶凡嘴角弯出弧度,暗自嘀咕,往日里这胖球除了吃就是睡,关键时候还是很管用的啊。

两美女闺蜜图片写真

当即不客气的使用太初化物诀,当他的道韵与雷灵祖源完全一致的时候,叶凡从大帝的怀里接过了雷灵祖源,转而看到大帝不舍的表情,不由疑惑道:“此物是否对有大用?”

“没有!”

大帝闻言直接摇头,说没有也不尽然,至少其中的元气对它用处很大,但是其中的雷霆就没什么用了,只要大帝修为到了,圣元级雷霆根本就是玩儿的。

大帝很清楚此物对叶凡的作用,自然不会索要此物,不过拒绝之后,依旧有些不舍道:“不过这雷灵祖源的味道不错,吃到肚子里有雷电噼里啪啦炸的感觉,蹦脆的!”

“……”

叶凡没有在理会大帝,他大致也明白此物对于大帝的作用还不如数百枚道灵果。

但是此物对叶凡的作用,那就不可估量了,叶凡不是自私之人,不过资源的合理分配,他还是很清楚的,当即以太初化物诀为基础,将雷灵祖源初步炼化。

三个时辰之后,叶凡身上已经被雷霆布满,同时,雷灵祖源已经与叶凡产生了奇怪的联系,接着,叶凡打出一个手诀,雷灵祖源飞到他的紫府之中。

盘坐在宫殿之类,叶凡开始疯狂的催动雷灵祖源,接着,苍穹之上呼啸的浓郁雷霆开始汇聚,转而朝着叶凡激射而去。

轰轰轰!

雷霆化作电蛇,无比温顺的进入叶凡的身体之中,若是有其他人在此,必然惊讶无比,很难想象撕裂苍穹的雷霆这般不断的涌入叶凡身体之中的场景。

雷霆温顺的对象自然不是叶凡,而是他紫府之中的雷霆祖源,这些雷霆本身就是雷霆祖源散溢出去的,重新吸收回来后,对叶凡的好处极大。

一方面吸收的过程中,叶凡的身体不断的被雷霆淬炼,从而提升自己的炼体修为,同样,还能更快的掌握雷霆之力。

另一方面,这些雷霆都是极为精纯的能量,被雷灵祖源吸收之后,日后便是叶凡修行的资本。

一天之后,雷神之墓上空,所有的雷霆消失一空,叶凡的修为也顺利从合圣一重提升到了合圣二重,雷灵祖源完全扎根在叶凡的紫府之中,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源源不断的化作最精纯的雷元进入叶凡的体内。

而叶凡本身修行的功法便是耀雷神诀,吸收雷灵祖源更是事半功倍。

伸出右手,接着雷霆在他的右手之中浮现,强度不算太高,仅仅黄级,叶凡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仅仅一日之间,他便拥有了黄级雷霆之力,这种速度,已经无比骇人。

另外,命神术距离突破第六重只差临门一脚了,一旦命神术突破第六重,他的炼体修为会直接达到虚罡之境,同时,他将会获得第四个灵罡天赋。

站起身,煞蟒战袍之上元力流转,很快将上面的赃垢去除,大帝抱着魂晶飞到叶凡的肩膀上。

周围的宫殿在方才雷霆蜂拥之下,已经残破不堪,雷灵祖源被叶凡取走,没有了元气供应,此处的阵法也停止了运行,如今的雷神之墓已经没有了任何出彩之处。

叶凡没有过多的沉迷于自己的收获之中,而是找准佛魔故土的方向,激射而去。

林心瑶在苍穹之上的雷霆减弱的时候,已经带着惊愕的心情离去,这里的宝贝何等珍贵,她不知道若是叶凡知晓她一直在一旁看着,会不会杀了她灭口。

所以林心瑶走的很急也很干脆,然而对叶凡的好奇以及惊叹,却越发浓郁。

雷神之墓与佛魔故土间隔的距离非常远,即便叶凡全力赶路,也需要十日左右,当然,主要是因为在这里没有人敢用飞行坐骑,那不时从苍穹之上飞掠而过的七品凶兽每时每刻都在告诉着所有人,苍穹之上的危机远远比大地之上强横的多。

……

紫墨看着眼前的女子,即便以他的见识,依旧忍不住动心,痴情谷的女子皆痴情,她们一生只爱一人,一旦种情,便是生死相随。

而情种对于双修,有着极为可怕的增幅效果,对于紫墨来说,痴情谷之中能够配得上他的女人,只有她们的圣女。

痴情谷圣女熏依,他以前从不知晓这世间竟有如此动人的女子,那种邪魅和情欲纠缠的魅力,那种有着一丝嗜血却又不时露出情的矛盾形象,还有那绝美的脸上不时闪过的妩媚娇柔,对于紫墨这样眼高于顶的男人来说,这才是绝品尤物。

熏依感受着紫墨有些炽热却又将度把握的极好的目光,不由微微皱眉,转过头淡漠的看着紫墨:“若在跟着我,我便杀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