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一刀,太猝不及防了,她大叫了一声,身体冒出白气,但我这一刀已经插进她的胸口了。

噗呲!

鲜血四溅,老鼠精面露不可思议的神色低头看着自己胸口的匕首,她惨叫了一声,随即整张面孔都扭曲了,她死死盯着我怒吼了一声,“你找死!!”

我将匕首拔出来,想再捅她一刀,但她突然抬起脚狠狠的踹了一脚,我即使要有准备,但还是被她踹中,闷哼了一声直接被踹飞了三四米。

“天哥。”

张果果急忙飞过来把我扶了起来,我强忍着身体的剧痛,擦去嘴角的鲜血看着果果说道,“不要帮我,今天我要杀了她!”

“天哥。”

果果下意识的松开了手,但立马又抓紧了我的手臂。

我挣脱开来,却看到另外一个方向飞过来一个身影,她面色古怪的看着“老鼠精”,然后一脸吃惊的看着我问,“你是不是早就想捅我了?”

我摇头,这时候的“老鼠精”已然大变,她体表冒出白烟,很快的一扭曲之下,就化为一头狮子般大小的巨大灰狼出来。

没错,我知道他是狼精变化的,所以才这么捅他,他想骗我出去,我相信我如果出去的瞬间,他就会变成一名警察杀了我。

但他错了,老鼠精不会那么对我说话,也太小看我了。

性感美女Belle在废墟里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他口吐人言,声音很尖,但是他的胸口不断的冒着鲜血,嘴巴也冒出了鲜血,我心中惊骇,我刚才这一刀正中他的心窝没错,但也不至于让他受这么重的伤吧?

我下意识低头看着手中的匕首,这时候的匕首已经褪去了锈迹斑斑,变得锋利异常,并隐隐散发白光,这是我第一次捅东西,这威力让我震惊了,天展给我的匕首到底是什么宝贝?

不管怎么说,这让我信心大增,昨天他杀了我兄弟,今天我就要亲手杀了他!

“你们别让他跑了就行了,杀他的事,让我来!”我认真的说道。

老鼠精一愣,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轻笑了一声,“看来,你跟你师傅有很多不同的地方啊。”

我没有回答,果果已经很急了,但我既然这么说了,她只能站在一边。

“不过他刚才骗我了,我先踹他一脚行不行?”老鼠精说道。

我点头,我知道老鼠精是怕我被狼精给杀了,她微微一笑,身子瞬间冲了过去,这狼精已经受了重伤,喘气都冒出血来了,他道行高有什么用?已经不够老鼠精看了。

狼精面色大变,直接张开血盆大口对着老鼠精就是狠狠一咬,老鼠精神色一冷,身子一闪的躲开了,同时她身体表面轰然冒出一股白气,随即她迎风一涨,化为一只两米多高的巨鼠出来。

突然变大的老鼠精让我吓了一跳,这才是她修炼了四百年的本体?

她抬脚就狠狠的对着狼精一踩,狼精怒吼了一声,同样站立了起来,但老鼠精巨大的尾巴突然狠狠的一甩。

狼精吼的一声被砸中,甩出去三四米,老鼠精飞身一踹,狼精惨叫了一声摔了出去。

这时候老鼠精满意的恢复了人形,笑眯眯的走到了一边,我咬牙的抬起匕首就对着已经爬起来的狼精捅了过去。

狼精摇晃了几下巨大的脑袋,他看清是我过来,但知道我匕首的厉害,根本不敢硬接,他已经重伤了,胸口不断的在冒着鲜血,他想逃。

我一个健步的冲过去,对着他的后背就是狠狠一捅,狼精巨大的身子一偏,猛然翻身翻手一个毛茸茸的利爪就朝我拍了过来。

砰!

我一个猝不及防的被拍出去三四米,我咬牙爬了起来,张口就吐出一口鲜血出来,肩膀已经鲜血淋漓,痛到让我麻木,但我脸上没有露出一丝痛楚。

我从来没有被人这么耍,杀了我兄弟来耍我,来让我死,他勾起了我的杀意,就算是我今天死也要拉着他垫背。

眼中露出了疯狂,我咬牙的再次朝他跑过去,狼精怒吼一声,“你想死,我就成你!”。

他跳起来朝我反扑过来,两只大利爪冒出,直接对着我的脑袋拍下,似乎要将我的脑袋砸成碎块一样,我没有闪躲,我一直躲在被人身后,我要战一次!

我紧抓匕首就对着他迎面而来的一只大爪刺去。

噗呲一声,他的大爪子被我匕首插中,但我同时再次被他再次抓了一爪,整个背后的衣服破烂,露出五大血淋淋的伤口出来,他的利爪深深的扎进我肉里,痛?我感觉不到了,我眼睛里只有怒火!

我没有哼一声,相比张强的死,我这点伤口算什么?

狼精的爪子被我捅穿了,我使劲的在扭动匕首,听到了刀划刮骨头的声音,他惨叫一声,“啊……”

他张开大口低头朝我脑袋咬下来,这嘴巴足以将我的脑袋咬碎,我赶紧抽出他爪子里面的匕首直接向上一捅。

噗呲!

他停住了,我的匕首出现在了狼精的脖子上,一股鲜血喷射出来,狼精惨叫一声,直接倒在地上抽搐起来。

他虚弱对我大叫,“你杀我,狼王一定会把你撕碎的,一定会把你撕成碎片的。”

我看了他一眼,将匕首收好,找了一块石头走过去,他满是鲜血的脸终于露出拟人化的惊恐,他扭动的后退,“不要,不要杀我,我是狼族的……啊!”

我扬起石头就对着他的脑袋砸去,砰,鲜血四溅,他的巨大脑袋顿时凹陷了下去,他立马口吐鲜血的奄奄一息了。

“这一下是为我兄弟张强砸的!”

我再次扬起石头朝他的头砸去,狼精哀嚎一声,“狼王会杀了你的,会杀了你的。”

“这一下你要了我兄弟命砸的!”

砰!

我说完再次砸下去,狼精整个脑袋已经变形,但他是精怪他还没死,我继续砸,用尽浑身力气砸,直到我砸不动为止。

我不知道砸了多少下,这狼精整个脑袋已经好像肉酱一样了,我才放下石头,浑浑噩噩的想走开,但眼睛一黑的晕死的过去。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我跟张强去喝酒,我们两个一起笑,一起醉,那种兄弟之间的感觉让我沉迷,他还是那个张强,但是……

不知过了多久,我猛然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在病房里,而天展正坐在我身边,我看着他眼睛瞬间就红了。

天展惊喜的大叫了一声,“小天你醒了?”

他搀扶我从病床坐起来,身上的剧痛让我额头冒汗,我挤出一丝笑容刚想说话,门外就走进来三个警察,其他的我不认识,但为首的我在电视上看到过,是队长。

天展立马站了起来,看着他说道,“这件事已经很清楚了,是那只狼精幻化成我兄弟的样子,然后……”

这对队长露出一丝为难的神色,“他杀的那头狼的确是很大,但要说是精怪,你这让我怎么相信?”

天展没说话,拿出一份资料出来,这队长拿过去看了一眼后,神色一变了。

“这是那只狼的化验,他的骨龄已经有三百多年了,你说他不是精怪是什么?”天展淡淡的说道。

这队长仔细的看了一会后,无奈的说道,“行吧,你既然是灵异调查队的,又有这种证据,他这事就这么算了,你朋友算是走运,如果这是一起杀人命案的话,那么没这么简单解决的,……”

“什么?你说什么?”我呼吸瞬间急促起来,急忙问了一句,他这话什么意思?不是命案?为什么不是命案??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