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凡当即便要朝着佛像进发,突兀的,眉头一皱,一道早已经刻入他灵魂之中的影子进入他的眼帘。

熏依!!

叶凡的心跳加速,整个人完全愣在原地,他曾经无数次想象再一次见到熏依的时候是怎样的,却从未想过会如此突然,突然的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跟在紫墨身后的熏依猛的停下脚步,叶凡的煌天印在身,别说熏依和紫墨,就算是至尊强者,也断然不可能发现远处的叶凡,但是熏依却愣住了。

她在叶凡身上种了情,这种感觉不是感知,距离能够抹去的。

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那种让她无法控制的激动,那种她一直藏得死死的柔情在此刻,如同一个大杂烩一般,让她手足无措,让她失去了冷静。

是他吗?叶凡,真的是他!

可恶,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激动的感觉,我血凤魔凰是邪兽之王,决不能爱上一个凡人,决不能!

可是,这种感觉,怎么办,我如何才能与他保持距离,我如何才能斩断对他的情思,他一定来了,他一定在某个地方看着我,我如何面对他?

懦弱的人格,种的情,为何要我去面对,可笑的感情,是强者的负累,我不需要。

想要跟他断绝关系,我必须要让他失望,让他痛心,只有这样,我才能摆脱感情的桎梏!

熏依暗自咬牙,接着猛的看向前方的紫墨,朗声道:“紫墨哥哥,等等我!”

心悸少女私房红色艳丽露背长裙清纯性感写真

紫墨哥哥?

紫墨顿时愣在原地,什么情况?莫非是因为我带她来到了佛魔故土,她一激动,就对我有情思了?这不可能,这未免太突兀了吧?

这种落差让紫墨心中无比疑惑,然而看着熏依慢慢走近的身形,他转而露出一丝笑意,或许,之前的一切都是这个女人假装的,现在她想在这里暴露本性吗?也是,女人不都是这个样子吗?

熏依走近紫墨,却没有过于亲热,尽管她想要让叶凡死心,但是她做不到与紫墨有任何肢体接触,甚至她觉得厌恶。

叶凡在远处的山丘之上,整个人如遭雷击,顿时呆愣的站在原地,他的五感被命神术改造的极为恐怖,熏依的话一丝不落的进入他的耳朵,一种心被撕裂的疼痛顿时进入他的神魂之中。

他预料过熏依的任何改变,嗜杀,如魔头,无情,冷血,可是,他从未预料过这种情况的发生。

紫墨,帝榜第二的紫墨吗?

叶凡紧紧握着双手,接着,双目之中露出一丝杀意,他不管熏依变成怎样,如果熏依真的不爱他了,他也会认,但是,但凡与熏依接近的男人,他要杀,没有正义与邪恶,这就是叶凡,他从来不是正人君子!

雷霆炸裂,叶凡的身形丝毫不掩饰的从山丘之上落下,接着以恐怖的速度冲向熏依与紫墨。

紫墨伸出右手,想要搂住熏依的蛮腰,既然熏依主动上前亲昵,那他就不客气了。

熏依当即就要闪躲,突兀感受到身后那狂暴的气息,顿时硬生生的停住身形,就算让紫墨搂一下,也要让叶凡跟她的关系彻底断掉,只要叶凡恨他,叶凡就不会在缠着他,最好这个男人说一些让她失望的话,让她痛心,让她忘却这段感情。

紫墨的手却突兀停住,因为身后的杀意已经让他如芒在背。

当即紫墨一个回身,一眼便看到了在雷霆之中狂奔的叶凡,此时的叶凡如同一个魔神一般,每一步,都将大地踩出一个深坑。

叶凡冷然看着紫墨,却又在不经意间扫过熏依,依旧是他无数的夜晚梦见的模样,却少了那份纯真,那份深情,多了一份嗜血,一分妩媚。

轰!

长剑出鞘,雷霆瞬间炸响,叶凡一剑狠狠斩向紫墨,怒喝一声:“滚!”

紫墨何曾被其他人如此怒斥,更何况此人也是进入游龙秘境的天才弟子,修为更是只有合圣两重,此人有什么资格敢斥责他?

长剑出鞘,一道可怕的杀伐之气席卷,接着两人的长剑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当!

响彻苍穹的声响之后,万钧巨力从叶凡的长剑之上出现,紫墨顿时一个错愕,接着身形狠狠的飞起,以极快的速度撞向佛魔雕像,一声巨大无比的轰鸣,紫墨忍不住突出一口鲜血,错愕的看着叶凡。

显然,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一个合圣两重的同龄人能够一剑将他击飞,即便他根本没有全力以赴。

熏依的思维转的极快,她看着叶凡怒极的模样,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达到效果,当即一个飞射,挡在叶凡的面前,朗声道:“叶凡,要做什么?不能对他出手。”

叶凡顿时停下脚步,双目之中满是伤悲的看着熏依,有失望,也有无措,此时的叶凡哪里还有往日里的淡然,往日里的平静,此刻的他反而像一个无助的孩子,可怜却也可悲。

熏依感觉心被刀狠狠刮了一下,接着,被她压抑的熏依的性格面突然之间变得无比强大,一种意志疯狂的冲击着她的心灵。

“谁也不能伤害叶凡,谁也不能,就算是我自己,也不能,他不可以悲伤,他不可以对我失望,绝不可以!”

熏依的心乱了,自从她兽魂觉醒后,以前的性格面已经完全与她融合,对她来说,熏依的生活就是她做的一场梦,而现在梦醒了,人怎么会因为梦境如此痛心?这是不合理的。

紫墨也惊愕无比的看着熏依的背影,眉头完全皱在了一起,熏依与此人绝对有交集,他也算是花丛老手了,一眼便看明白了,至于熏依已经喜欢上了他这个想法,根本就是个笑话,紫墨完全嗤之以鼻。

显然,熏依的改变与这个男人有关,但是熏依处心积虑的让这个男人死心,怕是对此人也是烦到了骨子里了,而看看这个叶凡,哈哈,这种眼神,真是可笑。

“熏依,,当真一点也记不得我们的曾经吗?”

叶凡紧紧握着双手,一字一句道,他的双目之中有着一丝期望,他期望熏依给他一个答案,一个哪怕记得一点的答案。

熏依感觉整个人疼的有些踌躇,接着是一种暴戾从她的心中出现,她憎恨这种懦弱,她竟然会为了一个男人心疼,这是她绝对不能容忍的。

“曾经的一切,不过是我没有觉醒的时候被欺骗罢了,现在,我已经恢复了记忆,叶凡,我是痴情谷的圣女,在我面前什么也不是,看看紫墨公子,他是至尊学府的圣子,只有他才配的上我的身份,,不配!”

熏依朗声道,那种痛楚被她狠狠的压下,尽管她感觉那种疼痛已足以让她撕心裂肺,但是,这会是她重新掌握自己最好的机会。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