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超品渔夫最新章节!

暴风雨肆虐的大海中,变异进化的无数凶险海怪,这一刻都不敢靠近,逃得远远的。这一方海域忽然之间诡异的安静下来。

双方的打斗都停了,都愕然看向了殷东,而他还没有停止吐槽:“主脉简直是一团烂污啊,从上到下连根子都烂了,黑透了,我就不懂了,各个分脉的人是不是都傻了,竟然还能容忍主脉这些渣渣,压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是不是傻?”

屠老祖隔得近,反手一巴掌拍过去,打在舰板船的阵法防御罩上,轰然一声响,伴随响起的还有他气急败坏的喝骂:“小子懂什么?”

殷东“嗤”的冷笑道:“我是不懂啊,们这些老顽固就算了,被主脉洗脑了,可我师父那个老骗子,是专门坑蒙拐骗的神棍,怎么也会被主脉忽悠,给主脉卖命?还有,主脉凭什么那么笃定可以斩草除根,是不是有控制分脉的办法?”

蛇老怪忽然咯咯的笑了起来,面纱落下的俏脸上,只露了一双灵动之极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殷东,饶有兴趣的说:“这小家伙很有点意思啊?要不,拜我为师,可好?”

“当然……”吐了两个字,殷东又邪气的一笑,意味深长的说:“确定收我当弟子,敢跟老骗子抢徒弟?”

蛇老怪尽管名号不大好听,却是一个千娇百媚的绝色大美人,听了殷东的话,竟然回了一个媚态横生的眼神,娇笑道:“那个师父,可是本座的晚辈,得问他,敢跟本座抢弟子么?”

殷东的表情有些古怪,脑子里不由浮现出前世的一些记忆画面。

那时候,他见到的蛇老怪,是一个在酒吧里卖的女人,那时候顾文受到追杀,被沈红雷的走狗吴冬林咬着不放,躲到那家酒吧,他收到消息,去接应顾文时,误闯了她所在的房间,当时她被一个胖子压在沙发上,正要霸王硬上弓。

他打昏了那个胖子,还剥掉那胖子的衣服,带去给顾文换上了,同时带走的,还有被灌了药的她,然后一起去了她租的公寓,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那夜的春风一渡后,他们再没见过,而这一世,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了那张脸,殷东也早就忘了前世有过的一次露水之缘。

可人希希秀丽迷人

此刻,殷东都搞不清楚究竟是前世与今生,还是所谓前世,不过是一场梦,那些经历过的事,都是老骗子搞出来的,比如他那一次的露水姻缘,纯粹就是老骗子憎恨蛇老怪这个老妖婆,故意恶心人编出来的剧情。

像什么逆命之人的说法,不过是老骗子愚弄他的骗局……吧?

殷东吞了吞口水,把脑子里那些像杂草一样疯长的念头,都给压了下去,嘴里不紧不慢的嘲弄道:“果然是主脉作风,就是霸道啊,抢弟子,都这么肆无忌惮。难怪其他几脉都在密谋推翻主脉,还真是主脉不灭,其他几脉永无出头之日啊!”

蛇老怪笑了几声,不像刚才那么甜美动听,笑声里透着寒冽的杀机,慢悠悠的说:“小家伙,是真不怕死啊!”

“讲真,老妖婆,我怕死,说到底我才刚二十出头,还没们这些老不死的活的零头数,死了就太亏了。可不是我怕死,就不会弄死我的。说什么抢弟子,也不过是猫在咬死老鼠之前的游戏。我又不是傻,看不出来?”

殷东很无奈的叹气,那眼神扫向蛇老怪,跟看白痴一样的表情。

明明驻颜有术,外表看着还是一个美貌佳人,却顶着一个蛇老怪的名号,她一直都没觉得有啥不好,甚至还为这赫赫凶名而得意,但这一刻被殷东喊“老妖婆”,却像是踩了她的痛脚,顿时就炸了。

“想怎么死?”蛇老怪杀机暴起,怒喝一声。

殷东其实是为了拖延时间,才那么嘴欠,感受到蛇老怪那如潮水的杀机压来,心神震荡,恍惚间,看到一条形态狰狞的青色蛇影张口向他咬来。

这一刻他的心头生悸,感到一股死亡的强烈危机感,本能的在心里狂喊:“贝壳大神,救我……”

关键时候神秘贝壳不掉链子,脑海中涌现一道清凉气流,消除了不适的感觉,但是后背生冒出一层冷汗。

下一秒,神秘贝壳传来一道意念波动——这种程度的精神力攻击,都扛不住,还是接受过天碑意志淬体的,可以撞豆腐死去了!

殷东不太服气,辩解道:“这是即将突破到半步圣祖境界的,大神,知不知道人家修炼多少年了?大爷的,让我这只修炼小菜鸟,跟这么级别的强者抗衡,丫的还真是看得起我啊!”

神秘贝壳不接受这解释——烂泥扶不上墙,不用解释!大爷的,修炼的是顶级的龙族功法,又是逆命之人,气运好到逆天,从开始修炼起,数数自己得了多少逆天的机缘,别人可能一辈子都难觅一个,呢?

殷东振振有辞的说:“机缘再多,也要时间消化啊!”

神秘贝壳不留情面的反驳——一场机缘,抵人家几十年,上百年的修炼了,居然还有脸找藉口?我就问,脸呢!

话到这个份上,殷东不好辩解了,觉得,或许他是真的想法有误。不谈修为境界,他的精神力,或许是达到了跟蛇老怪相抗衡的境界,要不然神秘贝壳不会这么大反应的。

当然,要殷东认错,那是不可能的:“贝壳大爷的,不打击一下我,就不爽吧?”

这话,神秘贝壳没答理,直接沉寂了。

某个神秘空间里,响起一道轻叹——唉,没时间给慢慢消化了,小家伙,最终的时刻快到了呀……

蛇老怪的美眸里一片愕然,这个小家伙,竟然扛住了她的精神力攻击,怎么可能?

本来,刚才说要收弟子,不过是个玩笑话,这一刻,她还真是来兴趣了:“小家伙,真不考虑拜我为师么?这可是唯一的生路!”

殷东张口要拒绝时,脑子里闪过一道念头,问了个让屠老祖等人都脸色大变的问题。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