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瑶,天雷门的六长老?”燕千秋有些吃紧的看着身边捂着小嘴的燕甜甜。

认出陈玉瑶身份的,正是这个大燕国的小公主。

“不错,不会错了,她晋级元婴期的时候,父亲待着我参加过她的元婴大典,我见过她,当时他还送了我一件秘宝,肯定是她,绝对错不了。”燕甜甜一脸不可思议的神色说道。

“这怎么可能?陈玉瑶乃是我们大燕国之中最年轻的元婴期强者,下面的这个女人,实力虽然不俗,但和元婴期强者相比,相差还是太远了。”燕万古说道。

“再说了,这个秘境之中,别说元婴期强者了,就算是金丹期强者,都进不来,小妹你一定是认错人了。”燕千秋说道。

“如果只是容貌相似也就罢了,你看她手中使用的花篮秘宝,此秘宝名为天澜流光,是陈玉瑶的成名秘宝。还有现在他身上披的天雷羽衣,也是陈玉瑶独有的东西。

你们还记得天雷门那只守护神兽天雷鹰吧。那只天雷鹰上万年才会退化一次羽毛,它在天雷门这么多年,只退化了一次羽毛,天雷门把天雷鹰的羽毛炼化成为一件战衣。

上一任天雷门的宗主,见陈玉瑶天资聪慧,资质不凡,就把这件珍贵的天雷羽衣赏赐给了陈玉瑶。”燕甜甜在次说道。

“妹妹,这个女人会不会是陈玉瑶的晚辈?你看她那么年轻,怎么可能会是陈玉瑶前辈那。或许这是陈玉瑶的晚辈,秘宝和战衣,是陈玉瑶前辈赏赐给他的?”燕千秋还是有些难以相信道。

“这不可能,我根本就没有听说过,陈玉瑶有什么晚辈后人。而且更重要的是,以天雷门的行事作风,宗门之中除了这么一个厉害的年轻天才,你们觉得天雷门会藏着掖着的?我在问你们,在今日之前,你们谁听说过,天雷门之中,有一个这么厉害的女修士。”燕甜甜问道。

“这……”

天雷门一直自称自己是天下第一宗门,宗门之中出现什么强者,什么杰出的天才,恨不得叫天下皆知,怎么可能会藏着掖着的那。

清纯美女午后安静唯美写真

“燕师妹这么一说,我到想起了家师跟我说过的一段话。”不远处傀儡山弟子所在的位置,郑宇低声说道。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自己,郑宇也没有卖官司,直接张口说道。

“家师曾经说过,陈玉瑶之所以修炼的速度如此之快,成为咱们整个大燕国之中最年轻的元婴期强者,那都是源于,她修炼了一门上古奇功,不过她修炼的这门上古奇功,虽然修炼的速度十分快,但却有一个非常不好的弊端。”

“什么弊端?”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家师曾经说过,陈玉瑶修炼的功法,名为玉女轮回功。这门功法可以堪称上古奇功,可以大大的缩短修炼者的修炼速度。

天地任意事物都是对立的,有好的地方,肯定就有不好的地方。

家师说过,这玉女轮回功,在修炼前期,并没有任何弊端,而且还可以叫人的修炼速度远远超越其他人。

不过这门功法到了元婴期之后,弊端就会凸显出来,那就是每每突破一个小境界,就需要从新轮回一次。”郑宇说道。

“从新轮回,这是什么意思?”燕千秋有些不解的说道。

“从新轮回,意思就是从头再来的意思。也就是说,修炼这门功法,当突破到元婴期之后,每晋升一次小境界,都会被自行散功一次,然后从筑基期开始,从新修炼。”

“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神奇的功法?为何自行散去修为?这不是叫人百年苦修白修炼了?创造这门功法的人,简直太无聊了吧。”燕万古一脸不解的说道。

“万古兄,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这才是这门功法神奇的地方,试想一下,如果成功的完成一次轮回,也就是说所有境界都修炼了两次,当晋级的时候,修炼这门功法的人,不论是丹田的储存量,还是真气的精纯度,绝对远超同等级修炼者。”郑宇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那这门功法还真够神奇的了。”燕万古说道。

“我明白了,现在终于明白了,天雷门为何不和几大宗门结盟,一起对付天剑宗了。”燕甜甜立马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燕甜甜师妹说的不错,起初我一直好奇这件事情,觉得哪里不对。对于结盟这种事情,天雷门向来都是十分的上心,而却喜欢充当结盟的主导者。

而这一次进入秘境,天雷门居然没有同意和几大宗门结盟,这本身就叫人感到有些意外。

现在看来,天雷门不和几大宗门结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天雷门的弟子,在一个元婴强者的带领之下,为何要和人结盟?

陈玉瑶虽然修为境界上只是一个筑基期修炼者,但以她的战斗经验,以他修炼的那么多强大法术,试问天下间,年青一代之中,谁能是陈玉瑶的对手。

有陈玉瑶在这秘境之中坐镇,天雷门有信心,陈玉瑶可以横扫秘境之中年轻一代所有人。”郑宇侃侃而谈道。

“哼!那我看就未必,最起码现在来说,这陈玉瑶就还不能碾压这个桑良新。”燕甜甜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这……”

几个人都是相互对视一眼,彼此眼眸之中,满是震撼之色。

燕甜甜说的没有错啊,陈玉瑶强大,那是因为这个女人曾经是一个元婴期强者,虽然现在只有筑基期,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她可以碾压所有筑基期修炼者,在这几个天骄看来,那是理所应当的。

然而桑良新居然也这么强大,面对陈玉瑶居然不落下风,这就叫人感到有些惊奇了,这桑良新为什么这么强?难道也修炼的玉女轮回功,天下哪里有那么多奇怪的功法。

同为年轻一代,桑良新的强大,顿时叫几个天骄感到有些汗颜。

“你们不要忘了,这桑良新只不过是我李天帝大哥哥的弟子,弟子都这么强大了,你们觉得,我李天帝大哥的实力,会比他的弟子还弱?我看这一次,天雷门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如意算盘虽然打的不错,但却没有想到有我李天帝大哥哥,桑良新这样的变故。”燕甜甜一脸崇拜的神色说道。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