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魔功这本书,说他是一本魔功秘籍,还不如说是一本修炼心得。

在李天帝看来,创造此功法的人,简直就是一个疯子,这本书籍之中记载的有些修炼方法和正常的修炼方法,简直就是截然相反,甚至是可以说是违背人体经脉的走势。

李天帝相信,创造这门功法的那个疯子,在用如此另类的修炼方法修炼,在这修炼摸索的过程之中,肯定是吃了不少的苦头。

不过其大胆,独特的见解,确实是叫李天帝大感佩服,甚至是有心想要与其结交一番。

虽然李天帝曾经纵横星宇,几乎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但修炼本身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李天帝前世有那么高的修为,也是集百家之长,最终融会贯通,形成自己的东西,成为一代宗师。

“这个变身的方法,简直就是给我三金丹量身定制的一样啊。”李天帝的眼眸之中,闪现无比惊喜的神色,仔细认真的开始推演这么功法。

几个小时之后,李天帝的身形突然急速膨胀起来,就如同被吹起来的气球一般。

在其背后,突然鼓起一个巨大的大宝,紧接着,叫人感到惊奇的一幕出现了,在李天帝的背后,居然钻出来一个脑袋,模样跟李天帝一模一样。

如此同时,一双手臂急速伸展,转瞬的功夫,李天帝就变成了双头四臂。

背靠背中心的位置,在次一阵蠕动,转瞬的功夫,又一个脑袋钻了出来。

数十个呼吸之后,李天帝已经是变成三头六臂的怪物。

小资文艺咖啡店长发美女伤感写真

“哈哈哈……”

望着自己此时奇怪的模样,李天帝忍不住一阵哈哈大笑。

李天帝本身修炼的就是三金丹,这魔功变身的法门,简直就是给李天帝量身定做的一样。

余汗城施展三头六臂之时,最多也就能坚持一个左右的时辰。

而李天帝,因为拥有三个金丹,变身过后,就是三个单独的整体,根本就不存在时间的限制。

最重要的是,李天帝本身是一个体修,体魄就比正常修炼者强大的多,变身三头六臂之后,实力可以说整体提升了一个大台阶。

以余汗城来说,余汗城变身之后,实力提升将近一倍。

而拥有三金丹,又是体修的李天帝,拥有三金丹之后,实力最少能提升二倍。

此时的李天帝都想好了,抽时间已经铸造一套法器,叫三头六臂完美的配合起来。

主攻的,主防御,远程攻击的。

只要配合的完美,加上李天帝数万年的积累,李天帝相信,自己施展三头六臂之后,完可以正面战胜一个元婴初期的修炼者了。

这对于李天帝来说,算是一个意外收获吧。其实在李天帝的炼体功法不灭金身诀之中,就有三头六臂的修炼方法。不过却是需要,李天帝肉身达到磐石境界,才能施展。

目前的李天帝,肉身境界是洗髓境,后面还有金身,神力,神勇,千山四个境界需要跨越,才能进入磐石境,这对于李天帝来说,还是十分遥远的事情。

没有想到,在这本吞天魔功之中,寻觅到这么一个取巧的办法,能提前施展三头六臂,使得自己的实力提升一大截,这种意外之喜,是李天帝没有想到的。

“我也该回天马城,到余家看看了。”

自语了一声之后,李天帝面部肌肉一阵蠕动,转瞬的功夫,容貌已经大变样,直接变成余汗城的模样。

就凭余汗城修炼魔功,残害那么多修炼者这件事来说,余家家主余泰山不可能不知道。

就凭这一点,这余家家主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李天帝已经心里有了打算,好好的坑这余家一把。

一日之后,假扮成为余汗城的李天帝,大摇大摆的走进余家大院。

“我爹在哪里那?”

已经变身余汗城的李天帝,对于余家的情况并不了解,甚至是余汗城住在哪里,自己父亲住在哪里都不知道。

“启禀少爷,姥爷在书房之中看书那。”

“哦!我找我爹有点事要办,你带着我过去吧。”

“带你过去?”下人挠了挠脑袋,心中暗自嘀咕。

老爷的书房你又不是不知道,还叫我带你过去,这少爷的架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了?

当然了,当奴才的,主子叫做什么,就点做什么,心中虽然不满,但嘴上却不敢说出来。

他哪里知道,李天帝根本就不识路,压根就不知道余泰山的书房在哪里。

就这样,在下人的带路之下,李天帝大摇大摆的来到余泰山的书房外。

“少爷,老爷就在书房之中。”下人恭恭敬敬的指着前面的一座建筑说道。

“行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李天帝说完,看都不看这个下人一眼,迈步走入书房之中。

书房之中,一个头发乌黑,肌肤白皙的老者,捧着一本书正在看书。

老者的模样,与余汗城有几分相似之处,鹰钩鼻子,薄嘴唇,给人的第一印象,那就是阴险狡诈之流。

看到李天帝走进书房,老者眉头微微一皱。

“事情难道没有解决?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不是说,解决那些公子哥小姐们,就会在葬婴谷之中突破元婴期?”余泰山冷声问道。

“父亲尽管放心吧,事情进展的十分顺利,不过孩儿感觉自己的心境还不够,这个时候突破元婴期,有点不适合。毕竟修炼这种事情,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而且这些公子哥小姐们都死了,本命灯灭掉,他们所在的家族,肯定会来找父亲麻烦,孩儿我要是不在,父亲也不好打发这些家族。”李天帝回答道。

“嗯,不错,不错。孩子你考虑的很周到。能即使察觉到自己心境跟不少,停止突破是对的。如同突破的过程中在发现自己心境不够,是很容易产生心魔的。”余泰山点头说道。

“父亲,我刚刚得到了一个消息,是关于父亲结拜兄弟项家的。”李天帝目光死死的盯着余泰山的眼睛。

听到项家,余泰山的眼眸微微一咪说道。

“项家的事情为父早已经知道了,而且项家的陨落,也是为父所为。”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