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神棍,他就是你口中的小神棍,你还找警察来抓他,王长春你给我听好了,他的名字叫做李二蛋,李二蛋知不知道是谁?他要是神棍,在这个华夏,不,是在整个世界,就没他娘的一个有资格称之为医生了,就连老夫我,见了他也以师徒之礼见之,你居然说他是神棍,你居然还要叫警察抓他。”

薛老越说越生气,越说越愤怒,到了最后,都已经要跳起来了,满嘴的吐沫星子从老神医嘴里喷出,而王长春彻底的懵逼了。“

李二蛋,李二蛋。”王长春脑海里面,仔细的回荡着这个名字,突然之间,王长春响起了不久之前,发生在商海市的一件医学界的大事情,那就是世界医学峰会。神

秘少年异军突起,接连治疗三种怪病。

神秘少年李二蛋,以一己之力挑战高丽,琉球两国名医,叫两国名医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神秘少年李二蛋,秉承中医传统精华,叫华夏无数名医甘拜下风。王

长春此刻脑海里面回荡的,都是华夏医学论坛,华夏医学报,世界医学周刊上的一篇篇满版文章。华

夏医学报,世界医学周刊这样的大报纸,王长春曾经发表过一篇医学论著,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面刊登,就已经叫王长春沾沾自喜,兴奋的睡不着觉,和同僚到处吹牛皮了。而

吹捧李二蛋的文章,已经是最近一个月以来,各大医学报纸上的头版头条,甚至是篇刊登。

这个小神棍居然是李二蛋,他居然就是李二蛋,他那么年轻,怎么会有如此高的造诣?

此刻的王长春,甚至是已经忘记了脸上的疼痛,脑海里面乱糟糟的。

突然之间,王长春想到病床上的周老太太,想到这里,王长春忍不住大喊道。“

清纯美女户外清新自拍身材火辣惹人爱

老师,就算他是那个医学峰会上大放异彩的李二蛋那又如何?周老太太的身体老师您老也是知道的,就算他是神仙,他也回天无力,他凭什么吹牛,说能治疗好周老太太,没准周老太太现在已经仙去了那。”“

啊!老娘。”本来已经被薛老的举动弄愣住了的周大同,这个时候,才响起病床上的老娘,紧忙冲进病房之中。“

娘,娘你没事吧。”双目通红的周大同,直接跪在了病床前。而

就在这时,一个极为虚弱的声音响起。“

你这个逆子,忘恩负义的东西,我不是你娘。”

听到这个虚弱的声音,周大同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紧忙摇了摇脑袋,当抬眼看到病床上的老娘,正在怒瞪着自己,周大同顿时欣喜若狂,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

“娘,您老人家醒了,我不是在做梦吧。”周大同惊喜的喊道。

房门之外,已经可以正常呼吸了的李二蛋,嘴角微微翘起,瞥了一眼王长春,嘴角露出一丝讥笑,不在搭理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转身走进病房之中。“

周大同,你小点声,你娘身体还虚弱,需要休息,别在这里大喊大叫的,对了,老太太多日没有进食了,吃东西肯定不行,你现在立马联系医院的人,送来一些营养液,先给老太太输一天营养液,明天这个时候,应该可以吃一些流食了。”李二蛋轻声说道。“

砰砰砰……”“

啪啪啪……”

欣喜若狂的周大同,见老母醒过来,先是给李二蛋一阵磕头,又是抡起巴掌对自己的脸一顿大耳光。

“李医生,我他娘的就是一个混账王八蛋,我为刚才的事情和您道歉,你要是不解气,就狠狠的打我一顿吧。”“

啪啪啪……”一脸激动的周大同说完,照着自己的脸,又是一阵大耳光。

李二蛋本想拦截他一下,一想到这货刚才差点没掐死自己,也就任由他去了。薛

老见老太太居然已经醒过来,顿时也是大吃一惊,紧忙走进房间,来到老太太的面前,给老太太诊脉。

下一刻,薛老的脸上,满是震惊无比的表情,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李二蛋。

“这简直就是奇迹,周老太太的静脉居然已经从新恢复了火力,五脏也从新运转起来,照着这个势头来看,不出意外的话,老太太最少还能活十年八年的,这简直是奇迹呀。”

周老太太一直是薛老的病人,对于周老太太的情况,没有人比薛老了解。

就算是在世界医学峰会上,李二蛋虽然连续治疗好怪病,但那会薛老也没有如此震惊。

毕竟疑难杂症的治疗,可以靠古人留下的医术,寻求治疗方法。可

李二蛋现在,却将一个已经年老体衰,马上就要死了的人,从鬼门关里面拉了回来,这在薛老看来,这已经不能称之为医术了,简直就是仙术。这

一刻的王长春也走进了病房,见周老太太真的醒了过来,而且还是精神不错的样子,顿时呆立在房间之中,嘴中不停的呢喃着。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这老太太都要死的人了,怎么会活过来,这绝对不可能。”

“啪。”从地上爬起来的周大同,此刻正处于兴奋的状态下,老娘奇迹生还,王长春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都要把周大同的肺都要气炸了。

“你他娘的不会说话就给老子闭嘴,同样是医生,我就纳闷了,这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那。薛老说一句不中听的话,这种心性的人,实在不适合做你的徒弟,否则早晚有一天,你老一生的英明,都将会在这个混蛋的身上。”周大同愤怒的说。“

周总你就是不说,我也已经决定了,把这个混蛋逐出门墙,王长春你听着,从此以后,你不在是我的徒弟了。”薛老恨声说道。

“师傅,你不能逐我出师门呀,我错了还不行?我现在就和李医生认错,我错了。”

王长春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天大的错误。王

长春虽然自身医术不错,在同济医院,甚至是在整个华夏医学界里面,都小有名头,事业正在蒸蒸日上的时候。王

长春心里清楚,自己能在华夏医学界混的如此一帆风顺,最大的关系,那就是自己是薛忠老神医的徒弟,在整个医学界,薛忠的弟子都是医学界的佼佼者,有谁不给薛老三分薄面,一旦脱离了薛老,自己的人生就完了。

“哼!你和我认错有毛用,自求多福吧,要是二蛋小友饶恕你,我还可以考虑一下。”薛老冷哼说。听

到薛老的话,王长春顿时心中一喜,师傅这是没有把话说死,自己还有机会,有些兴奋的王长春,紧忙把目光投向李二蛋,准备和李二蛋求饶认错。而

也就在这时,房间之中突然冲进来三个警察,为首的警察正是浦东区的公安局长姚局长。“

王医生,你说的那个神棍在哪里那,我们现在就把人带走。”

听到姚局长的话,王长春顿时都要哭了。

能不能不这样玩我呀姚局长,你们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