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鸿远满脸的无奈苦笑淡淡的看着佳佳,尴尬无奈的说:“你们怎么一个是比一个聪明啊?我确实是有事情告诉你,但是我希望这件事情你不要告诉倾城,即使想要告诉倾城也要晚几天,给倾城一个缓和时间…“

佳佳听后认真的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你是担心倾城才出月子,怕事情多对倾城打击大,影响倾城的恢复,放心吧,我会尽量拖延时间的…”

刘鸿远得到了保证才说:“雪儿确实有新消息,但是他不是因为偷税漏税的事情被抓,而是聚众赌博网络诈骗这类的,好像还有什么组织的可能,据我了解这一块是要判刑了,你要有心理,这种大概差不多得三到五年左右的时间,如果金额比较大的话,那么有可能是十年,你说我们的一生到底有多少个十年呀?”

佳佳听到刘鸿远的话,已经有些坐不住,激动的动了起来,结果一头撞到了车顶,刘鸿远无奈的叹了口气说:“这是车里,注意点,你没事吧!”

佳佳对于刘鸿远的问候根本不理会更是激动万分说:“什么赌博?你不会是弄错了,不过话说回来你说这件事情和孙晓东有没有关系?还是这件事就是雪儿自己的问题,和孙晓东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刘鸿远听完这话有些无奈尴尬的说:“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反正事情是雪儿与孙晓东在一起的时候就有应该就有的吧,也不知当时他们两人是怎么回事,或者说是雪儿后来又是怎么回事,反正这件事和赌博牵扯不清……”

佳佳看着刘鸿远一副欲言又止态度满脸的无奈苦笑淡淡的说:“刘鸿远,你别支支吾吾的好不好,到底什么情况好好说清楚?“

刘鸿远尴尬说:”佳佳你别急,也许事情没我说的那么糟,但是佳佳你说说这样的情况我们怎么告诉倾城,告诉他雪儿有可能会坐牢的事情,估计倾城受不了…我只能说现在调查期间没有消息,如果倾城在问你雪儿消息,你一定要记住告诉他,没消息只能等…还有我们现在只能自己先打听打听,曹书记那边不要惊动,曹远修知道了到现在也没动作,只是帮忙管理下公司,我看他们是不方便出面的,不知背后会有什么牵扯…我们自己托关系再打听打听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刘鸿远还是不放心说:”佳佳,我在郑重声明千万别告诉倾城这件事…”

刘鸿远说完又看着佳佳一副尴尬表情,无奈的叹口气说:“哎,别这副表情看我了,我知道终究是纸包不住火,等拖上一段时间,能拖多久就多久,他近日不能受刺激,让他慢慢适应雪儿的事实吧?”

佳佳听了这话知道刘鸿远的担心淡淡的说:“刘鸿远,这件事我能做到的,你其实担心的是倾城知道这件事,心里受刺激对倾城身体不好,从而影响导致奶水质量下降,你的女儿就得受罪呀?果然是女儿奴呀!“

刘鸿远满脸的尴尬的笑呵呵的说:“我首先想到的是倾城的身体,这大喜大悲伤心伤身,但是我也会为了女儿的口粮着想呀,倾城只要心情不好,奶水自然会不多,所以说我是没办法才找你商量,也要把雪儿实情告诉你!“

森林系女孩置身于花丛中青春唯美写真

说着已经到了佳佳小区门口,刘鸿远笑呵呵的:“你到家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我也要去给倾城买点吃的,他得好好补补!”

佳佳脑海里满是与刘鸿远的谈话的内容,但是自己也是无能为力满腹忧心地回到了家中,萧然看着佳佳忧心重重模样,满脸的担忧说:“佳佳,你这什么表情,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怎么去了这么久?”

佳佳抬起带着泪痕的眼眸,看看萧然伤心难过的抱住萧然,无奈地说:“老公,事情已经打听到了!现在给出的结果是雪儿有可能要坐牢,你说这怎么办?我都不知道雪儿到底干了些什么,怎么会和赌博牵扯到进去呢?她还这么年轻!“

萧然看到佳佳这般也是心疼,但是对于这样自己不能左右的事情只能安慰佳佳无奈说:“谁知道,不过大胆的猜测一下,说不定有可能是他们公司里的玩的什么游戏,雪儿也在玩不知里面出了问题,然而雪儿是老板,所以只有抓他了!不过看样子雪儿的问题还是有些难搞,但是现在证据不足应该没事的…曹远修还告诉我说雪儿的事情我们管不了?只能等待消息,找最好的律师…“

佳佳也知道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律师,满脸无奈说:“哎,我也知道!刘鸿远那边打听到的消息是说广东警察来办案的,我们本地人的警察都不让见,哎,你说雪儿怎么这么倒霉呀,他怎么可能干这种违法的事情,他哪来的胆呀?”

萧然对于佳佳的看法是满脸的苦恼若有所思,看着佳佳这般但是还是打算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亲爱的,现在说什么事情都晚了…你真的了解雪儿吗?更何况她自己一个人单独住,你又不是一天二十小时时时刻刻和他在一起,谁能保证他不是一时糊涂犯了错误呢?这件事情也可以问问孙晓东,到底有没有他的手笔,万一有他的手笔,那么孙晓东这个人就是太可恶了!“

佳佳心里很清楚,自己和倾城有了孩子之后与雪儿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对雪儿是越来越不了解,但是还是觉得雪儿不会做违法的事情,满脸的无奈淡淡的说:“萧然,我知道你说的,但是我还是觉得雪儿不会做违法犯罪的事情!“

张智博怒气冲冲地跑到了孙晓东的家里,孙晓东听到急促敲门声有些抱怨的说:“谁呀?急着投胎去的!来了…“

孙晓东赶紧的开了门,还没来得及站稳来,张智博直接对孙晓东就是一拳!

孙晓东一个中心不稳直接坐在了地上,也被张智博这一拳打懵,捂着红脸的脸,待看清来人的时候特别生气怒吼:“张智博,你抽什么疯,上来就是一拳,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哎呦,疼死我了?”

张智博本就是对孙晓东气恼,打完孙晓东在看孙晓东一副装腔作势的样子更是怒气更甚,心里的那团火越烧越旺,一把拽着孙晓东领口,二话不说就往外拖…

孙晓东比较了解张智博的性格,令张智博如此暴怒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了?事情还牵扯自己,孙晓东也迫切的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让张智博如此失控…

孙晓东对于这些很是惊讶,但是还是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边走边询问无奈:“张智博,你抽风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这么怒气冲冲?我哪里得罪你了?”

张智博对于孙晓东的话语一直置若罔顾,一直把孙晓东带到了一个比较空旷的地方,看了看四周没有人这才气恼的说:“刚刚我看着郑珍珠和孩子在家,所以我没在家里说,怕影响到孩子!”

说着张智博特别认真严肃的问:“孙晓东,你必须如实回答我,不要有任何隐瞒,是不是你搞的鬼让雪儿被警察抓走了?“

孙晓东在听到雪儿的消息一瞬间,惊讶的直盯着张智博满脸的惊讶:“什么?雪儿被抓走了?到底怎么回事?不对,等等!雪儿被抓走了关我什么,兄弟,你不分青红皂白的就上来就给我一拳,我还没找你事呢?莫不是你认为是我做的?兄弟,你怎么什么事都能联想到我呢?上次事情之后,我也解决了就再也没和他联系过,怎么一出事就是我?我离婚怎么还成了十恶不赦的人了?”

张智博看着孙晓东的眼眸深邃这一切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再看看孙晓东有些微肿的半边脸特别尴尬,沉默了一下淡淡的说:“我也是着急没多想,谁让你总是找他麻烦,挨一下也不亏…那么,如此这般一切如果不是你的话,那么会不会是你家里的那位在后面出了什么阴招呀?毕竟女人心眼太小了,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孙晓东听这话嘴角微微上扬,尴尬不已因为自己也不敢确定郑珍珠参没参与?因为孙晓东知道郑珍珠对于雪儿的防备,无奈的说:“我也不确定…这件事情我得回家去问问郑珍珠,到底怎么回事?”

张智博看得出孙晓东果然是什么不知道,现在也只能让孙晓东回去问问郑珍珠怎么说的,叹了口气淡淡的说:“现在也只能如此,你最好能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现在雪儿什么情况还不清楚呢,我这待会给佳佳那边发个信息问问什么情况吧?”

孙晓东对于张智博的歉意感觉无奈,摸了摸自己受伤的脸庞无奈苦笑淡淡的说:“张智博,我知道你是担心雪儿才动手打了我,但是你也不用下手这么狠吧!算了,这次不计较了!我回去问问郑珍珠到底是不是他在背后搞的鬼,我已经告诉郑珍珠我与雪儿之间没关系了,这冷不丁的回去问,也不知会出啥问题!好在郑珍珠知道我现在心意的都是为了孩子,为了家!”

张志博听了之后满脸的黑线,对于孙晓东得的话语也只是听听,尴尬说:“对呀,待会你回去要怎么和她解释呢?我这冷不丁的给了你一拳,还疼不疼??“

孙晓东看着后知后觉的张智博感觉内心是上千万艹泥马在狂奔,无奈地说:“我不是说过不计较了吗?麻烦你下次遇到事情的时候能不能冷静点,我发现我这辈子挨的几次打都在你手上了!真不知我上辈子怎么得罪了你!“

张智博听了这话尴尬笑了笑,但是还是很认真说:“孙晓东你是欠打,你说说他们来找我的时候说有可能是你的问题,让我来问问你,你说你和雪儿这么长时间感情,你居然把她送进监狱里面去,你说我听了自然是很恼火了,当时我真的感觉你就是个禽兽,噢,不!禽兽还知道感恩呢,你就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这一拳你一点亏!“

孙晓东听完整个人都是黑着脸气呼呼说:“行了,别说这些没用的,赶紧去忙你的事情去吧,我就想抽人的呢!“

张智博听完之后就走了,出了小区门之后就给佳佳打了电话,佳佳接到张智博电话就特别紧张纠结开口就问:“你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孙晓东的事情?”

张智博有些庆幸淡淡的说:“我打了孙晓东,而且看孙晓东各方面的表现显然是他不知道这件事情,说回去问郑珍珠到底啥情况?”

佳佳听完之后又是满脸的尴尬无奈的说:“我想应该是问不到什么了,我这边打听到的情况是雪儿因为赌博的事情被抓进去的,具体啥情况我也不清楚?

张智博听了这话惊讶万分的说:“什么?赌博的问题!雪儿涉嫌的问题除了偷税漏税,怎么又牵扯到赌博了,这女人又干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我记得雪儿以前说过他玩游戏挣了不少钱,当时还问我要不要做呢?怎么雪儿没告诉你么?当时雪儿说的时候也觉得没意思,就再也没问过!难道是因为这个事情?“

佳佳满脸的无奈苦笑淡淡的说:“他当时玩游戏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劝他呢?但是我也知道好多人打游戏挣钱的,但是也不至于坐牢的呀?”

张智博对于这件事一时半会也不知如何解释,无奈说:“这种事情我早就告诉他,这样轻松的钱不管怎么样早晚得出事的,我劝她不要做,当时他说只是打发时间,我问那么多干嘛呀?再说了,他是一个成年人,又不是我什么人,你说我怎么能管着她呢?”

佳佳也知道张智博无奈,确实他没权力干涉雪儿私生活,但是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确实令人担心无奈地说,“这件事情他从来没给我们提起过呀,要是知道的话,我们肯定会阻止他玩,不劳而获轻松获利的事情太多了,出事的也多!”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