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点意思!”

瞧着那身影消失在小树林中,秦风嘴角微翘,却是也没有去追寻。

以他那异于常人的洞察力,自然在回头之前就知道,跟踪他的人便是叶冬晴,那婆娘今天一大早就已经在蒂花苑准备着,只是秦风没想到,这都快到公司了,叶冬晴居然还跟着他。

至于为什么跟他……

秦风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肯定是和陈康龙的死有关。

叶冬晴说聪明不聪明,说傻也不傻,大概也是感觉陈康龙的死有蹊跷,便萌生出跟踪秦风的想法,试图用这种愚蠢的手段了解秦风,没准能得到什么猛料。xdw8

对此,秦风只有无奈。

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秦风选择无视,继续叼着烟哼着小曲,大摇大摆的往李氏集团行去。

待秦风离去。

叶冬晴这才从小树林中走出,望着秦风那远去的背影,她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是发现我了么?如果发现了,为什么不追我?”

想了想,叶冬晴觉得自己应该是多想了,好歹她也是警中英才,就算秦风不是寻常人,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轻易察觉到她吧?

“安起见,之后还是要小心谨慎一些,这次差点就暴露了!”

校服妹子麻花辫靓丽写真青春活力无限

叶冬晴轻轻拍打着胸口,美眸中火焰闪烁:“哼,秦风,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你犯了罪,我就一定要将你绳之于法!即便……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

豪门虽豪,却也悲哀。

今晚,秦风注定要见识李家的悲哀。

夕阳西下,暮色迷人。

秦风随同李秋雪一起来到李家老宅,此时老宅之外,已经停了不少车影,其中不乏名贵豪车,相比较下,李秋雪的玛莎拉蒂反而显得有些不起眼了。

秦风有些错愕:“看不出来啊,李家底蕴这么丰厚?”

“不过是一群败家玩意儿罢了。”李秋雪有些苦涩的叹了口气:“开这些豪车的人,大多数都是游手好闲之徒,每年拿着李氏集团的分红混吃等死。”

“倒也是。”秦风深以为意的点头:“这年头,像我这么优秀的人反而会很低调,越是高调的人,往往都越没本事。”

李秋雪:“……”

这家伙,真是无时无刻都不忘吹嘘一波自己!

“走吧,进去少说话。”

没好气的白了秦风一眼,李秋雪抬脚便往老宅里头行去。

秦风紧随。

两人才刚进老宅大门,一个花发老人便是急匆匆的跑来,看到李秋雪满脸慈爱的笑容:“小姐,欢迎您回家!”

“赵爷爷。”

看到老人,饶是以李秋雪的性情,脸上都是露出尊敬的笑容打招呼,随后她看向秦风介绍道:“这是爷爷生前的亲信,现在负责打理看守老宅。”

秦风笑了笑,正要说话。

赵博仲却是率先看向秦风笑道:“这位想必就是老爷生前时常念叨的少年英才,秦风姑爷了吧?哈哈,固然器宇轩昂,一表人才!”

秦风一阵错愕,不由发笑:“第一眼见我就夸我的人,还真不多。”

“那一定是别人不识真金!”

赵博仲哈哈一笑,继而很有下人样子的让开身子,做出恭敬的邀请手势:“人差不多都到齐了,就等小姐和姑爷了,快进去享餐吧!”

李秋雪点了点头,带着秦风往老宅大堂行去。

赵博仲虽说辈分高,却也不过是个下人,所以走到大堂门口便停下了脚步,而秦风和李秋雪进门后,则是看到大堂内已经有约莫六七人汇聚在餐桌上。

六七人中,有四个中年辈分的人,两男两女,想来就是李秋雪的大伯,李青坤夫妇,以及李秋雪的小叔李青怀夫妇。

还有两男一女三个年轻人,女人漂亮出众,虽说比之李秋雪逊色不少,却也算是得到了李家的优良传统,而那两个男人,则是各有相貌。

年纪稍长一些的,英俊中带着沉稳。

年纪稍小一些的,纨绔中带着帅气。

不得不承认,秦风很不喜欢这种遍地都是帅哥美女的场合,因为这样会显得他很不起眼……

而秦风也知道,这三个外貌出色的年轻人,无一例外都是李青坤的子女,至于李青怀夫妇,则是膝下无儿无女,因为李青怀的老婆,有着不孕难治的顽疾。

“哟,秋雪你可算是到了,就等你和咱们家的未来女婿了呢!来来来,快上座!”站在李青怀身旁的美妇看到李秋雪和秦风,脸上露出和蔼友善的笑容,很是热情的上前迎接。

“让三婶久等了,公司下班有些迟,路上也有些堵,所以来迟了。”李秋雪得体的笑着。

“都自家人,客气什

么?来了就行!”美妇邵香惠咯咯笑道,随后又看向秦风:“这位一定就是秦风小哥了吧?你可是老爷子生前提到最多的人了呢!”

“老爷子厚重,小子受宠若惊。”秦风笑道。

“你还真是谦虚,能让老爷子经常念叨的人,哪个不是了不起的人物?”邵香惠笑着道:“好了好了,咱们饭桌上聊!”

说着,她便挽着李秋雪往餐桌行去,看两人的样子,彼此之间倒是没有隔阂。

秦风也是带着笑意跟上,在路上李秋雪便和他简单的说过,李家目前有三家,除去她之外,就是李青坤和李青怀两家,而李青怀膝下无子无女,对于李家产业从来都是没有想法,更多时候,甚至是比较偏向于李秋雪的。

如果非要说是敌人,在李家,也就李青坤一家算是李秋雪的敌人。

敌人或许会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

这不,秦风和李秋雪这才刚落座,还没来得及拿筷子呢,那打扮花炮,浑身透露着纨绔气息的年轻男人,便阴阳怪气的开口说话了:“这人啊,真是有点资本就膨胀!

以前老爷子在的时候都不见她迟到过,现在老爷子走了,已经连续两次都迟到了呢!呵呵,不就是继承了老爷子的资产么?那些资产原本是不是属于她的,难道心里都没点逼数吗?”

Tagged